淮北头条新闻_淮北最新消息_淮北新闻网

舅舅回应遭5人出游唯一生还者起诉:为了钱都是有预谋的

admin

  2019年5月,钱立勇先后接到包括父母在内的4位亲人死讯,出游近10月,唯有外甥女缪珂妍活着回家。2020年6月,缪珂妍因遗留房产的继承问题,把舅舅钱立勇告上法庭。5人出游唯一生还者发声,称全家出行是为了躲避舅舅家暴,争取遗产是觉得舅舅不配拿那么多。钱立勇回应称,自己打了姐姐不假,但家暴老人纯属捏造。”钱立勇表示,“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因为她想听她父亲的话,谋夺家里的财产。”

  首先要介绍的是缪氏一家。父亲缪武,母亲钱某梅,女儿缪兰。虽然缪武犯了罪,但在这件事上他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他保护了自己的女儿缪兰,如果不是缪武,那么从22楼上掉下去身亡的极大可能不是钱某梅而是缪兰。

  钱某梅是整个犯罪的主谋,丧心病狂,前往商丘是想杀掉缪兰,让自己成为唯一的幸存者,从而达到脱罪的目的。可惜她没有料到缪武爱女心切,用一张纸条把她逼上了绝路,最后钱某梅只能畏罪自杀。

  矛盾的核心家庭钱氏一家。母亲皇甫某英,父亲钱某德。父亲重病,母亲嫌弃双方夺权激烈。皇甫某英性格刚烈倔强,刚愎自用。钱谋德糊涂任性,病后判断力低下。

  矛盾的防守方钱明。钱明一直是钱某梅的假想敌,也是整个案件的报案人。

  和事佬李某珍,双方的亲戚,贪小利明大义,关键时刻没有突破道德底线,是个好人。

  事情的开头要从钱家的掌舵人,钱某德病重开始。钱谋德因为病重,需要其妻子皇甫某英和女儿钱某梅的照顾。在这个过程当中皇甫某英和钱某梅达成了第一个共识-----钱某德是一个累赘。我们已经无法知晓两个人的真实想法,只能猜测。皇甫某英急于甩掉这个包袱,钱某梅则想在这个过程中捞一点好处。

  皇甫某英是钱某梅的突破口也是她最大的障碍。因为皇甫某英是一个典型的坚持重男轻女的顽固婆婆。她虽然讨厌那个不能给她带来男丁的儿媳,但这并不表示她会把大宗的财产交给女儿---钱某梅。

  多次拉拢无效后,钱某梅改变了目标,开始拉拢自己的父亲-----衰老病重的钱某德。但钱某德与皇甫某英嫌隙颇深,需要一个人当和事佬,这个最好的人选就是李某珍。因此李某珍进入钱某梅的视野,参与到频繁的旅游活动里来。

  经过李某珍的撮合,钱某德的转变非常的快。他与皇甫某英的关系趋于缓和。钱某梅也与钱明达成了你养爹我养娘的协议(来源当地居委会)-------钱明负责照料钱某德;钱某梅负责照料皇甫某英。

  协议达成以后钱某梅产生了一个想法---既然你我各养一个,那么财产应该是一人一半。这个家一共两套房子,一套属于钱明,另一套属于钱某德。钱某梅理所当然的认为钱某德的房子应该属于自己,但几次试探后发现,钱某德并没有任何想把房子留给自己的打算。钱某梅恨死了钱某德,她开始蛊惑钱某德断药以达到害死钱某德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