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北头条新闻_淮北最新消息_淮北新闻网

欧盟计划征收碳边境调节税,对不符合环境标准进口商品征关税

admin
7月21日,欧盟27国领导人就总额达7500亿欧元的“恢复基金”达成一致,以期帮助受疫情影响国家尽快提振经济。与此同时,欧盟还计划在2021年就征收“碳边境调节税”提出详细提案,借此对不符合欧盟环境标准的某些进口商品征收关税。碳边境调节税到底是什么,未来会有什么影响,科技日报记者就此采访了卓尔德环境研究中心主任兼首席经济师张树伟博士。
砸钱救经济钱从哪里出
经过近100小时的马拉松式谈判,欧盟特别峰会最终通过总额达7500亿欧元的“恢复基金”。基金中的3600亿欧元为贷款,需由借款国独自偿还;3900亿欧元为补贴,主要受益者是疫情严重的南欧国家。
3900亿欧元的无偿补贴对欧洲疫情严重国家走出经济困境至关重要。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认为“这是欧盟值得纪念的历史性时刻”。法国总统马克龙称其为“欧盟自建立欧元以来最重要的时刻”。但在欧洲各国陷入衰退的当下,钱从哪里来成为欧盟接下来面临的重大挑战。
根据协议,总额3900亿欧元的无偿补贴最迟需要在2058年之前,由27个欧盟成员国按照经济体量共同偿还。按照当前的计算,法国需偿还678亿欧元,高于获得的400亿欧元。法国等成员国希望欧盟扩充新的收入来源并承担起“还债重任”。
为此,欧盟计划在2021年开始对不可回收塑料征税。另外,欧盟委员会将负责提出对跨国数字巨头征收数字税,以及在2023年前开征酝酿已久的碳边境调节税。欧盟委员会估计,新税收将能够带来每年至少300亿欧元收入。但欧盟各国此前对征收数字税难以达成一致,征收碳边境调节税也绝非易事,欧盟计划在2021年提出详细提案。
理论由来已久兑现并不容易
张树伟介绍,碳边境调节税并不是一个新的概念,其雏形最早出现在1975年的一篇划时代论文,此后相关理论研究不断深入。该税在理论逻辑上主要解决两个问题:一是保护单边环境政策的有效性,比如进口地区制定了严格的排放政策,但如果进口商品不受这种约束,其本地高耗能企业就可能通过将生产或者工厂转移到该地区之外,使得减排政策效果打折扣,造成所谓的“碳泄漏”;二是经济层面的考量,不对等的环境约束将对本地的企业竞争力造成影响,从公平竞争的角度对进口商品额外征税。
张树伟指出,现实情况比理论要复杂得多。首先,“碳泄漏”从实证角度而言往往被认为是很有限的,因为企业的布局考量显然是很多因素的综合结果;其次,如何界定出口地区与进口地区“减排努力”的差别在技术和操作上存在困难;另外,征收碳关税将压低出口国国内高耗能产品价格,反而可能促进其消费,在全局上无法实现减排反而可能造成碳泄露。
事实上,法国总统马克龙在2017年就曾表态,“碳关税对于欧盟的公平环境转型必不可少”;阿根廷、意大利、日本以及墨西哥政府以及美国民主党,在过去的若干年也都有密集的表态与倡议。但在全球化时代,施行碳关税还面临政治、法律、技术等多方面的困难,比如这种政策是否违反了WTO规则和《巴黎协定》精神,是否可能引发贸易环境恶化以及出口国贸易报复等,因而在过去很长时间里并没有实质性进入各国政策议程。